“就是,这该不会是想软禁我们吧?这可是犯法的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时之间,宴会大厅热闹了起来,议论纷纷。

  余老夫人闻言,眉头紧皱,仿佛陷入了一片沉思!

  这宴会结束,这些人离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  可是,月丫头却还没找到,她该怎么办?

  到底是谁敢这么大胆,敢在这余家动手掳人?

  “奶奶,怎么办?”

  余澈看着余老夫人,眼里闪过一丝担忧与阴沉。

  这事他必须查清楚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!

  可如今该怎么处理目前的情况。

  余老夫人回神,看着宴会大厅叽叽喳喳的人群,呶了呶嘴,正想说话时,门口却又响起了一声洪亮的声音:“阎少来了!”

  余老夫和余澈愣了一下,默契地对视了一眼,这阎少怎么会突然出现了?

  要知道,他可从没出现过这些宴会的!

  宴会大厅里的人也错愕不已,个个不可思议地看向门口,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  只见带着金色面具的男子缓缓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中,浑身散发着矜贵又慑人的气息。

  这……这阎少怎么来了?

  众人面面相觑,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  “找到古晓月了吗?”

  阎少扫视了四周一圈,缓缓出声。

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不是吧?

  这阎少来这里,居然是为了古晓月?

  这也玄幻了吧?

  “还没找到!”

  寂寂的大厅,响起了穆煜琛淡漠又清冷的声音。

  “那便继续找,直到找到为止!”

  阎少闻言,微眯起双眼,语气坚定又冰冷:“所有人继续在这里呆着,直到盘查完为止!”

  众人闻言,敢怒不敢言,只能面面相觑。

  要知道,这阎少在这西北的影响力是非常强的,他们可不敢当强头鸟!

  不就是等吗?

  那有什么关系呢?

  反正照样是吃吃喝喝,谈天说地!

  阎少无视众人的目光,来到了余老夫人面前:“余老夫人,务必让人找到古晓月!”

  “放心,你不说我也会让人彻查的!”

  余老夫人闻言,很是认真严肃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穆少,一点消息都没有吗?”

  阎少看向穆煜琛,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幽光。

  “没有,继续找!”

  穆煜琛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开。

  阎少:“……”

  ====

  “可恶,这古晓月究竟是什么来头,为什么连阎少都出动了?”

  余星看着不远处的身影,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,低声喃喃自语。

  一旁的向晴脸色也很是难看,手紧紧地攥着,为什么阎少会出现在这宴会上,而且专门来找古晓月?

  下意识地,她幽幽地看了余星一眼,仿佛在询问着什么。

  然而,此时此刻的余星,心里其实有点慌乱与紧张,更多的是不安!

  该死,那个人也不知哪去了?

  手机竟联系不上!

  从下午到现在,大门都被封锁了,他们能出得去吗?

  可若是没出去,那……是不是迟早会被发现?

  想到这,余星的感觉瞬间不好了,脸色变得有点苍白,额头冒出冷汗……

  不行,她不能坐以待毙!

  这么一想,余星便悄然地离开了宴会大厅!

  顶点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