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万达平台代理 > 南京妈妈为自闭症儿子创办小学
南京妈妈为自闭症儿子创办小学
 

日前,在紫金山下一个花香四溢的院子里,一场特别的活动正在举行,十多名自闭症孩子和妈妈们一起欢歌乐舞、开设创意市集。这里是南京唯一的一所自闭症小学——彩虹桥小学,坐落在钟山风景区的T80文化产业园内。目前,这里有11名小学生,设一、二两个年级。

为自闭症儿子办了这所小学

彩虹桥小学位于园区西侧的6号院。推开院门,入眼的是一片绿色的草坪,入耳的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。院内有秋千、滑梯、沙坑,旁边是一座两层小楼,孩子们上课的地方。

学校的创办人叫袁开弘,她有一个10岁的自闭症儿子,叫贝贝。

贝贝3岁时确诊为自闭症。“他不愿与人沟通,总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待在自己的小世界里。”袁开弘说,一开始她绝望、崩溃,到后来慢慢坦然接受……2012年,贝贝4岁时,她开办了一所自闭症早期疗育机构,接受7岁以下自闭症儿童。这些年,她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治疗教师,学习如何培训更多的治疗教师。后来,贝贝到了上小学的年纪,让袁开弘苦恼的是,她去找过普通小学、民工小学、国际小学、私立小学,都被拒绝了。那年夏天,她又作出了一个决定:建一所小学,接纳学龄的自闭症孩子。

没有合适的场地,没有现成的老师,没有匹配的教材,有人觉得这是个疯狂的念头。“做妈妈这一行,没有‘我不行’这一说。儿子就是我的‘充电宝’,他给我无限能量。”袁开弘告诉记者,决定后,她就开始选址、招聘、培训老师。

自闭症孩子是这样上课的

袁开弘考察研究之后,为这所小学选择了华德福教育大纲,这是源自德国的一种教育理念,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,更重要的是这种教育对特殊需要人群的接纳和认可。她带着老师在北京、上海等地参加各类华德福师资培训课程。2016年9月,小学正式招生,贝贝是第一批学生。

现在的贝贝读二年级。站在班级的窗外,记者悄悄旁听了一堂课。二年级目前是5名孩子,与普通小学不一样的是,一堂课除了一名主讲老师,还有3名辅助老师。这节课讲的是乘法。主讲老师给大家讲着一个生动有趣的倍增故事,一个漂亮的公主利用一个乘法符号帮助村民的食物倍增……讲课的过程中,大部分孩子听得入迷,有一个孩子情绪有些激动地想要站起来,旁边的辅助老师拉住他,悄悄地安抚他。

老师讲完了故事,拿起刚才做乘号的两根树枝问大家:“有没有人想来试试,乘号是怎么做的?”有孩子举手,有孩子已经走到老师身边拿起树枝,交叉着做起了一个乘号。

“一些自闭症的孩子有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,也有的学习能力弱一些,所以课堂上有辅助老师。”袁开弘告诉记者,自闭症的孩子极其敏感,他们会被我们常人无法感知的声音和事物干扰到。所以我们的教育不是训练他们,而是用他们能接受的方式进行教育。

让自闭症孩子更好地认识自己

在墙面的课程表上,记者看到,这里的课程设置,与普通小学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另外还有手工、园艺、烘焙、木工等动手类的课程。每周三是他们的远足课,老师带着孩子们一起在紫金山走上十多公里。袁开弘说,我们的教育强调调动孩子的头、手、心,在思考、意志、情感三方面共同发展。

“曾经有人质疑我,你给自闭症孩子上学有什么用?”袁开弘说,事实是很有用。在这里,能看到每一个孩子的进步。两年前时常可见老师们要满院子“抓孩子”进教室上课,而现在,铃声响起,孩子们都可以自己进入课堂学习。两年前,他们连数字都认不全,现在已经可以完成简单的加减乘除。更令人欣喜的是,每个清晨,他们都是在期待和喜悦中来上学,与人交流沟通……

说起自己的儿子贝贝,袁开弘一脸笑容说:“今天早晨我问他,贝贝是谁?他说‘妈妈的好儿子!’”有很多人认为自闭症孩子不会与人进行情感交流,袁开弘认为他们不说、不表达,并不等于内心没有想法。“贝贝特别爱黏着我,他会搂着我、亲我,也喜欢撒娇……我很享受这个过程。”

八年制的小学课程上完之后,袁开弘计划开设职业课和工作坊,让他们学习一些技能。“希望通过教育,让他们更好地认识自己,让他们未来的生活更加便利,成就更好的自己。”袁开弘说。南京日报

上一篇:没有了